55彩票官方最新版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是言锦?

    言锦虽然被整个言家宠着,可她毕竟只是个养在深闺的小姑娘,对于皇权斗争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杀了她,言家除了痛心,也不会有实质性的损失。

    蒋家若真是因二皇子的命令去对言锦下手,似乎也没什么好处。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是跟言昭这次让言锦去归宁寺的事有关?”顾清欢胡乱猜测着。

    可是,言锦当初告诉她这些的时候,也不像骗她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言锦与什么特殊事件有关联,却不自知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都没个结论,顾清欢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“罢了,也是言昭自己的事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顾清欢喃喃:“想不到……宣宁侯为司修远做的大事,真的是杀害言锦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,在前世时,顾清欢就知道宣宁侯是司修远的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她在于言昭的对话中,那么快反应的缘故。

    前世,顾清欢设计宣宁侯,将整个蒋家推入万劫不复之境时,宣宁侯曾哭着求她,让她去司修远那儿吹枕边风,放过蒋家一马。

    顾清欢自然是不愿意,宣宁侯激动之下,发狠大骂司修远卸磨杀驴,有句原话是“二皇子能有今天,还不是我蒋家当年做的那件大事,帮他铺平了路?!若二皇子真不顾蒋家的功劳,就别怪我将那件事抖出去了!”。

    那时,顾清欢就很好奇,宣宁侯说的到底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然而,宣宁侯对她恨之入骨,也极为忌惮,自然不会跟她说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宣宁侯还没来得及把那件“大事”抖出去,他就死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第二天死的。

    顾清欢都懒得去查,也知是司修远下的手。

    十有八九是宣宁侯拿那事威胁司修远时,司修远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也是那时,原本因为司修远关心而暖心的她,头一次将自身感情剥离出去,审视这个下手狠辣的男人,产生了警惕。

    而后,她设计顾以文、顾灵仙等人的死时,逐渐觉察司修远才是害了她全家的幕后真凶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清欢一顿,回过了神。

    再想下去,她恐怕又会情绪失控了。

    恢复了冷静后,顾清欢也离开了云深楼。

    只是,她刚推开门时,听到走廊另一边尽头传来开门声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天字一号房大门敞开,一个束金冠,穿着紫色烫金边长袍,身形高大的男人踏入门内。

    雅间木门很宽敞,顾清欢透过他身体的缝隙,能看到门内还有一个男子的身影,比起门口的男人,看起来更为瘦弱,隐约之间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清欢看到门内的男子,脚步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这时,门口的男人踏入门内,转身关门时,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了十多米外的红色人影,抬头一看,与顾清欢对上视线。

    顾清欢立刻低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男人怔了怔,盯着顾清欢的背影看了一会,那双极具威严的丹凤眼中带着审视与探究,给人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这时,雅间内响起一个没什么力的男声,轻声问道:“大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收回视线,用低沉的嗓音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顾清欢也走进拐角的楼梯间内,她面色怪异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她会遇见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大皇子,司修泽。

    六皇子,司修临。

    她先认出来的,是门内看着弱不禁风的司修临,遇到故人,忍不住愣了愣。

    前世,司修泽被司修远害死后,司修临不顾病体,加入了皇权斗争,一副要与司修远同归于尽的架势。

    哪怕司修远当上太子,也不敢小觑这个随时会归西的病秧子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司修临身边有言昭这个妖孽,他本身也是个极为难缠的对手。

    顾清欢在平乐馆里当戏子,也是见过司修临,又因为她是司修远的人,在这个看着病弱的男人手里,吃过几次不能反抗的明亏。

    她也是可以理解司修临恨屋及乌的心,毕竟司修泽的死,也有她的手笔在里头。

    而门口的男人,自然是司修泽了。

    前世,顾清欢间接害死了他,虽说不上心虚,但愧疚还是有些的,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